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
勞動法苑 | 用人單位雇用未成年員工時的風險與責任
日期:2019-05-17 瀏覽

近年來,隨著大規模工業化生產的發展以及未成年人越來越早地涉入社會事務,一些用人單位開始以實習等名義雇用16歲以上的未成年員工。然而, 由于立法滯后與實際經濟生活需求的矛盾,很多企業無法正確把握目前我國司法界對于未成年人用工的態度。今天,筆者將試圖從幾個爭議較大的方面著手, 以供各位開闊思路,并在今后的實務操作中有所依循。”
1. 未成年員工的性質
從立法角度來說,由于法律并未將未成年人排除在勞動者的范圍之外,且我國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允許企業雇傭16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因此,未成年員工顯然應被視為勞動法意義上的勞動者,受到勞動法、勞動合同法及其他勞動法律文件的保護。但在實踐中,很多未成年人尚為在校學生,用人單位無法為其辦理用工手續、繳納社會保險。因此,出現了一種觀點認為,由于在校學生無法辦理用工手續及社會保險,故不具有成為勞動者的資格,此時,用人單位如以“實習”的名義進行用工,則不屬于建立勞動關系,相關未成年員工不受勞動法保護。
筆者認為,上述觀點存在一定問題。首先,我國并沒有任何法律文件規定,不辦理用工手續、不繳納社保就不能建立勞動關系。事實上,眾多不辦理任何手續的事實勞動關系,同樣受到法律的保護。此外,部分用人單位在使用未成年人員工時,要求其承擔的工作量及工作要求并不遜于任何成年員工, 如該等用工方式以“實習”的名義搪塞,將導致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受到嚴重侵害。



目前在審判活動中,司法機關對于在校學生實習是否屬于勞動關系的判決標準并不一致。在上海地區,通常該類案件不會被作為勞動爭議處理。但是, 在北京、南京、廣州等地區,都曾有案例判決在校生實習構成勞動關系,原因在于,這些案件中實習生的工作內容、時間、強度均與在職員工一致,最終被司法機關作為勞動關系處理。
筆者認為,由于目前“實習”用工的法律性質尚未明朗,用人單位在操作類似事宜時仍應謹慎。通常來說,實習分為“教學實習”以及“名為實習,實為工作”兩種類型,用人單位在使用在校生實習時, 應當盡量與學校簽署三方協議或要求學生提供學校介紹信,將用工方式具化為“教學實習”,以避免被認定為與實習人員建立了勞動關系。
2. 工作過程中受傷害的處理
企業在使用未成年員工時的另一個主要風險, 就是工傷風險。對于不具有在校生身份的實習人員來說,企業可以通過為其購買社會保險來規避風險, 但是,由于企業無法為在校生購買社會保險,如其一旦發生工傷,則可能導致企業承擔巨額賠償。
通常情況下,筆者建議企業為其實習人員購買一份雇主責任險。然而,對于既沒有購買商業保險, 又已經發生了實習人員傷害事故的企業來說,我們則建議企業謹慎處理,不要輕易否認其與員工存在勞動關系,以免帶來更大的損失。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實習人員在工作過程中受到傷害的,如其與企業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則根據工傷保險條例處理,如其與企業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則作為普通人身傷害案件,由企業承擔賠償責任。一般來說,人身損害賠償的金額遠高于工傷保險的賠償金額,因此,企業如遇到類似情況,應當首先厘清具體賠償金額,在權衡具體利弊及賠償金額高低后,方才可以決定是否認可勞動關系。
3. 目前立法的新動向
目前,全國及地方就未成年人就業問題的立法重點還是在于厘清實習與勞動關系的區別,將二者最大限度的區分之后,再行對于學生實習進行進一步的明確規制。
就全國而言,目前教育部已經公布了《職業學校學生頂崗實習管理規定(試行)(征求意見稿)》。該規定的主要亮點在于:
? 學生具有自主選擇實習單位的權利。近年來, 在媒體所報道的新聞事件中,如“富士康使用未成年人實習生”等,造成學生成為弱勢群體的主要原因在于,頂崗實習屬于學校安排的教學任務,如果學生拒絕參加,則有可能導致無法畢業。由于學生失去了最基本的選擇權利,導致企業無論如何對待學生, 其都處于敢怒不敢言的境地。而根據征求意見稿, 學生在本人提出申請、實習單位同意及監護人簽署知情同意書的情況下,學生可以自行選擇實習單位,這可謂是一大進步;
? 明確要求學校、學生、實習單位三方簽署頂崗實習協議,并規定了協議必要條款,包括報酬、實習時間、休息休假等基本權利;
? 明確規定,頂崗實習期間學生發生人身傷害事故的,視為普通人身傷害案件,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和教育部《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等有關規定處理。
相較于上述仍為征求意見稿,僅能起到指引作用,卻沒有實際效力的管理規定,江蘇省勞動合同條例則更具有現實意義。在2013 年1 月15 日公布的新江蘇省勞動合同條例中,出現了大量十分具有前瞻性的內容,包括對于頂崗實習這一特殊用工形式進行了較為細致的規定,并引入了大量勞動法的概念,包括:
? 限制工作時間。條例明確規定,企業不得安排總時間超過十二個月的頂崗實習,不得安排學生頂崗實習每日超過八小時、每周超過四十小時;
? 企業應當直接向頂崗實習學生支付實習報酬,且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 企業應當為頂崗實習學生購買意外傷害保險, 如未購買或保險賠付不足的,應當由企業承擔賠償責任。
我們認為,上述立法盡管仍處于未公布狀態, 或屬于地方性立法,效力范圍有限,但是仍然可以給到眾多企業一定的參考價值,使企業在使用未成年人員工時能夠揣摩司法動向,最大限度地規避風險。

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北京pk10玩法 时时彩平台代理 重庆老是彩开奖号码 球棎比分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21点棋牌游戏 北京pk赛车软件安装 app软件公司 麻将规则图解 mg游戏官网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11选五稳赚技巧 彩票怎么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