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
勞動法苑 | 員工工傷, 也可能有權向用人單位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日期:2019-05-17 瀏覽
01
案件回顧
李某某于2010 年2 月10 日入職深圳市某貿易有限公司處,任職電焊工,雙方已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深圳市某貿易有限公司已為李某某辦理工傷保險。
2011 年11 月7 日,李某某在日常工作中受傷。2012 年1 月6 日,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李某某屬工傷。2012 年4 月12 日,深圳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認定李某某為五級傷殘,醫療終結期為2012 年3 月22 日。李某某于2012 年3 月23日離職,雙方解除了勞動關系。

李某某于2012 年8 月7 日向深圳市寶安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李某某不服仲裁裁決結果,訴至法院,法院作出(2012)深寶法西勞初字第127 號民事判決書,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3)深中法勞終字第2132 號民事判決書,維持了一審判決。李某某在(2012)深寶法西勞初字第127 號案件中提出了精神損害賠償的請求,一審法院和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均以該項訴訟請求不屬于勞動爭議案件審理范圍為由不予處理,李某某遂以一般民事侵權糾紛為由向法院提出了精神損害賠償之訴。



本案的一審法院,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自然人因身體遭受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處理。本案中,李某某因工傷造成五級傷殘的嚴重后果,身體和精神均遭受巨創,李某某請求被告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60000 元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鑒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十條之規定,判決:被告深圳市某貿易有限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支付原告李某某精神損害賠償金60000 元。

被告深圳市某貿易有限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本案的二審法院,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被上訴人因工受傷并鑒定為五級傷殘的事實,有生效的(2013)深中法勞終字第2132 號民事判決書為據,本院予以確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自然人因身體遭受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處理。本案中,被上訴人因工傷已造成五級傷殘的嚴重后果,致使其身體及精神均受到傷害,故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支付精神撫慰金,事實和法律依據充分,依法應予以支持。上訴人認為,并無證據證明被上訴人的受傷系上訴人的侵權所致,上訴人無需承擔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因被上訴人因工傷構成五級傷殘的事實已客觀存在,若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的受傷不是因其“生產安全事故”所造成,上訴人應提供相應的證據予以證明,但上訴人在一審和二審期間均未提供有關證據,也未要求對被上訴人的受傷原因進行鑒定,上訴人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綜上,上訴人主張改判其無需支付被上訴人精神損害賠償金60000 元的上訴意見,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02
爭議焦點
員工工傷,用人單位是否應向其支付精神損害賠償?
03
法律分析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的,可以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 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
? 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
? 人格尊嚴權、人身自由權
從該規定來看,并未排除工傷員工向用人單位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權利。但是,長期以來,仲裁或法院是不支持工傷員工的精神損害賠償請求的。究員工工傷,用人單位是否應向其支付精神損害賠償?
其原因,在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調整的勞動關系和工傷保險范圍的,不適用本條規定。因此,長期以來的主流觀點認為,該條款規定的“賠償責任”包括財產損失和精神損害,但排除了工傷情況下的精神損害賠償,工傷員工僅能按照《工傷保險條例》規定向用人單位主張賠償。
然而上述觀點具有片面性。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該法第五十三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該法第五十九條)均明確肯定了生產安全事故工傷或職業病工傷員工除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有權向本單位提出賠償要求。對此,廣東省是最早作出肯定的。早在2012 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廣東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關于審理勞動人事爭議案件若干問題的座談會議紀要》第5條就規定,勞動者因生產安全事故發生工傷或被診斷患有職業病,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已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用人單位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的,應予支持。
但從我們目前的觀察來看,上海市還未出現類似的裁決或判決,但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五)》(征求意見稿)第121 條即是采納了廣東的觀點,肯定了生產安全事故工傷或職業病工傷員工的精神損害賠償的請求權,這一問題究竟最后走向何方,還需要繼續觀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調整的勞動關系和工傷保險范圍的,不適用本條規定。
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 海盗王地图 假面骑士ex-aid外传五骑士字幕版 三剑客在线客服 江西时时彩五星大小 偶数比特币交易系统 伯恩利城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燃烧吧足球游戏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mg宝石之轮算法 热火vs骑士 龙之城堡免费试玩 老重庆时时彩计划开奖结果 以太币注册 圣诞奇迹游戏